群山之巔

發布日期:2019-08-12 11:21:27文章來源:

崔玉松

進入羅平,山變得奇秀起來,一座座像從地里長出來一樣,圓嘟嘟,尖溜溜的,有些突兀。羅平與廣西接壤,山不像烏蒙山系那么雄偉磅礴,更像桂林的山,突兀地從天地間聳出來。

在大補懂,當地人說,沿著棧道攀上后山,可以看到那色峰海。峰海?吸引我的就是這兩個字。

時值下午,驕陽當頭,峰海清晰明朗,豁然開朗。重重疊疊的山峰千姿百態,奇秀突聳,就像海浪,一波接一波,在腳下涌動。點點鵝黃散落在峰底,條條小路蜿蜒綿長。看著疊嶂峰巒,突生一種心寬氣闊之感,這是一種久違的感覺。我記不清有多久沒有登上過群山之巔了。

小的時候在外婆家,最喜歡跟著外公上山,邊放牛邊砍柴。山里熱鬧極了,布谷鳥飛來飛去,扯著嗓子聲聲叫著“播谷,播谷,快快播谷”,山雀一聲輕喚,撲閃著翅膀從林子里躍出,急匆匆朝另一片林子掠去。牛鈴鐺隨著牛一次次低頭吃草,仰頭咀嚼,發出“叮叮當當”的聲音。知了躲在大樹上聲嘶力竭“知了,知了”吼個不停,蜜蜂“嗡嗡嗡嗡”在花間鉆來鉆去。

柴砍夠,籃子裝滿,往石頭旁一靠,找一個樹蔭歇氣。山巔上的白云慢慢升高,從山頂飛到天上,所有的山峰漸漸明朗,立在我的腳下。心里總會涌起難以言說的歡悅與快樂。我扯開嗓子唱,“一座座青山緊相連,一朵朵白云繞山間……”。這是我剛學會的歌,只有這首歌可以表達我像天一樣明朗,像山一樣翠綠的心情。

隨著年齡增長,我更多混跡于巷尾街頭,找尋每天要買的小菜肉食,和小商小販為兩三分小菜錢喋喋不休。群山之巔的明朗秀雅早已忘得一干二凈,更多的是想辦法找借口早走那么十來分鐘,飛速跑到菜場買菜,再飛速跑回家,煮上飯,爭分奪秒,在丈夫孩子回家前把菜做好。等他們吃完飯,再火速收拾碗筷,送女兒上學,趕到單位,舒口氣,喝杯水,又得忙著處理手里的工作。可以說,那些年日子都是趕著過的,從來沒有輕輕松松站在山頂上吹吹風、看看云。

有了國慶長假,也學著朋友們一起外出旅游。好容易有個長假,誰不想到外面看看?跟團吧,機票貴、住宿貴、景區門票貴,到了景點,等索道、等景區小巴、等飯……看景點的時間反倒不多,玩一次回來,幾天緩不來。自駕吧,車多、人多,計劃不好,時間全花在路上。回到家,又累又悔。

再一次登上群山之巔,是女兒外出求學以后,我和愛心團隊的伙伴們到云貴交界的八大河小學送書送物獻愛心。活動結束后,驅車前往被稱為“小臺灣”的云湖山。

其實,“小臺灣”已經屬于貴州,在這個“雞鳴三省”的地界,不小心就出了省。當夜,我們露營在當年修建魯布革電站時外國專家居住的地方。第一次在野外露營,我有些興奮,旁邊帳篷里傳來鼾聲的時候,我還在感受細雨與帳篷相觸的“沙沙”聲。

清早醒來的時候,隊友們早就爬到山腰,拍日出、看山霧。我來不及收拾帳篷,沿著滿地落葉的山路追隨他們找到看日出的最佳地點。這是一個突出的天臺,靠溝壑的那邊有水泥澆筑成的圍欄。我沖到圍欄邊,陽光勤勞,早就爬到身后的山頂,云霧從腳下的萬峰湖慢慢涌了上來,薄霧漫延在房頭山間,滿眼都是青翠嫩綠,耳邊全是晨鳥歡唱。霧氣蒸騰間,山峰、村落、河水隱隱約約,綽約靜美。仰起頭,云就在身邊,朝一旁飄動,離我很近,幾乎伸手可得。轉過身,云其實在我腳下,迎著徐徐的涼風,朝我奔來,云霧渺渺,山峰巍峨。

我和隊友們陶醉在這個飄逸的早晨,忙著拍照、曬圖,只想掀開蒙著這個深山美景的輕紗,根本顧不上感受群山之巔的高遠空靈。

那色峰海的峰又與“小臺灣”不同。“小臺灣”屬于云貴高原,周邊的山像農家漢子,穩,固,寬,厚 ,給人信賴和依靠。而那色峰海的山,更像一個個女子,俊,美,拔,秀,讓人忍不住喜愛和心疼。那色峰海最美的時段有兩個,一個是早晨,看茫茫云海上“海上日出”,晨露輕灑,霧氣騰升,一時間飛云漫布、峰巒浮海,太陽從云里冒出來,霞光萬道,群峰聳翠,讓人忍不住凌空飛舞,飄然若仙。另一個是傍晚,夕陽西下,遠山如黛,整個峰海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,流金溢彩,富麗堂皇。隨著夕陽慢慢墜落,夜像一塊薄薄的黑紗,一點一點將峰群籠罩,只剩下溫涼和靜謐,還有那一顆顆漸次亮起來的星星。這樣的景色,讓我恨不得變成那色峰海的一棵樹,一根草,或者一只鳥,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給這山、這地,沐風吃露,自由生長。

站在觀景臺上,如潮的山峰朝我涌來,我忽然覺得自己就是史蒂文斯的《壇子軼事》里那只田納西的壇子,有了一種君臨八方的感覺,山峰向我匍匐,四周不再荒莽。我看向何方,山峰就連忙列隊讓我檢閱,后面那聳出的山峰,是為了吸引我的目光,而急劇生長。我看往別處,山峰立馬靜立,不再聲張,我昂起頭,把目光伸向遠方,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高大和雄偉。那色峰海,它讓我忘記一切,感受到俯瞰天地的胸襟豪氣。

群山之巔,只是腳下的群山,眼前的群山。目光放遠,就會發現,山外有山,天外有天。豪放狂妄的詩仙李白一生存詩近千首,登黃鶴樓之時,多少詩情詩意,多少感慨豪氣,最終也坦然寫下 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顥題詩在上頭”。放下自我,承認他人是一種美德,更是一種進步。

山,厚重而靈秀,雄壯而自律,虛懷若谷,兼納萬物。群山之巔更多的是石、是土,是一棵棵使勁生長的樹、一朵朵無人欣賞也要開放的花,以及在山林中艱難生存的鳥獸蟲蟻,是為了繁衍生息的所有生靈。

立于山巔,站得高,看得遠,總會自然而然涌出滿懷的豪情,憑空生出許多激情和夢想,忘記平日里低于人前的處境。總以為奔涌的群山是為我而來,滿面的涼風是因我而吹。當我們回頭,看看身后一座又一座高出面前的山,才明白什么叫“人外有人,山外有山”。

編輯:孔令軍

江苏福利彩票 东兰县 | 惠安县 | 长乐市 | 吉隆县 | 宁城县 | 长岛县 | 芜湖县 | 灵川县 | 牡丹江市 | 嘉鱼县 | 长葛市 | 桦川县 | 吉林市 | 桦川县 | 肥西县 | 昂仁县 | 盘山县 | 天津市 | 靖远县 | 双峰县 | 西丰县 | 乌拉特中旗 | 荥经县 | 雷山县 | 宁河县 | 延庆县 | 习水县 | 竹溪县 | 惠来县 | 新郑市 | 石林 | 阿尔山市 | 庆云县 | 永昌县 | 虹口区 | 咸宁市 | 眉山市 | 平定县 | 宁德市 | 沈丘县 | 龙泉市 | 东乡县 | 普洱 | 溆浦县 | 江阴市 | 绥阳县 | 五寨县 | 抚宁县 | 周宁县 | 建始县 | 孟连 | 子长县 | 金山区 | 阜阳市 | 渝中区 | 丹东市 | 怀宁县 | 上思县 | 泰安市 | 大渡口区 | 出国 | 郑州市 | 林芝县 | 收藏 | 诸暨市 | 浦城县 | 慈利县 | 巴南区 | 盐津县 | 长岛县 | 拉萨市 | 武邑县 | 原平市 | 丰城市 | 卓资县 | 深州市 | 顺昌县 | 楚雄市 | 新源县 | 兴和县 | 镇赉县 | 洪江市 | 天气 | 东乌珠穆沁旗 | 玉树县 | 泸溪县 | 县级市 | 尼勒克县 | 丰原市 | 上栗县 | 鹿邑县 | 郯城县 | 乐昌市 | 义乌市 | 绩溪县 | 临安市 | 福鼎市 | 锦屏县 | 汉川市 | 新蔡县 | 都兰县 | 潍坊市 | 聂拉木县 | 扎赉特旗 | 江阴市 | 四川省 | 司法 | 明光市 | 大关县 | 江华 | 仙游县 | 江门市 | 卢龙县 | 庐江县 | 安塞县 | 宁海县 | 武乡县 | 宜良县 | 贡觉县 | 汪清县 | 射洪县 | 伊宁县 | 股票 | 无棣县 | 简阳市 | 奉新县 | 辉县市 | 修水县 | 东港市 | 淳化县 | 周至县 | 孟津县 | 通州市 | 定边县 | 凤城市 | 叙永县 | 龙口市 | 雷波县 | 读书 | 论坛 | 司法 | 上思县 | 安阳市 | 炎陵县 | 聊城市 | 慈利县 | 高唐县 | 北宁市 | 靖州 | 木兰县 | 遵化市 | 永仁县 | 巴塘县 | 晋城 | 富平县 | 从化市 | 宜兰市 | 临澧县 | 横山县 | 五原县 | 建昌县 | 榆社县 | 于田县 | 于田县 | 皋兰县 | 长宁县 | 铅山县 | 清河县 | 巨野县 | 乌鲁木齐县 | 伊宁县 | 沂南县 | 牟定县 | 房产 | 五家渠市 | 新巴尔虎左旗 | 龙南县 | 莒南县 | 余江县 | 封丘县 | 来凤县 | 饶平县 | 玉田县 | 鄢陵县 | 江华 | 同江市 | 收藏 | 常州市 | 田林县 | 曲阳县 | 军事 | 萍乡市 | 辽源市 | 龙山县 | 鹤壁市 | 盐边县 | 淮滨县 | 罗山县 | 淮南市 | 合肥市 | 舟曲县 | 青神县 | 垦利县 | 阿尔山市 | 甘孜县 | 望城县 | 二连浩特市 | 旬阳县 | 武川县 | 句容市 | 文登市 | 宝兴县 | 永善县 | 大荔县 | 鹤庆县 | 翁源县 | 资溪县 | 化德县 | 临夏县 | 进贤县 | 博客 | 武胜县 | 衢州市 | 酒泉市 | 高邮市 | 资源县 | 密云县 | 通城县 | 天柱县 | 彭阳县 | 平罗县 | 澄城县 | 东莞市 | 台前县 | 永丰县 | 河源市 | 三门峡市 | 阜阳市 | 偏关县 | 余庆县 | 吕梁市 | 宣恩县 | 天气 | 颍上县 | 揭西县 | 沁水县 | 金山区 | 双城市 | 涟水县 | 铁岭县 | 乌兰县 |